欢迎您来永安人才网

手机APP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薪闻 > 职场指南 > 求职实录 > 讲诉我的“裸照”求职经历
讲诉我的“裸照”求职经历
作者: 时间:2014/7/14 阅读:167次
为了录取 我去拍了写真集

  2004年3月,我即将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市场营销专业研究生毕业。和所有应届生一样,我奔波于各种人才招聘会,尝试学校里没学过的课程——推销自己。

  原本我对自己还是挺自信的:25岁的女硕士,相貌清秀,身高1.68米,父母是农科院高级研究员,家境良好,个性热情大方,学习成绩优异;我还是学生会干部,英语口语大赛、演讲辩论等获奖证书一大撂。因此,当我站在“德美”生物食品有限公司招聘台前时,信心十足。

  这是家资产雄厚的外资企业,它最吸引人之处是每年都会选派员工赴美国学习世界最先进的营销理念。 我应聘营销部职位,快闭馆了,一个高大儒雅的中年男子走向“德美”公司招聘台。招聘人员称他为“陈总”,他们向他推荐其中一位食品专业博士。陈总点点头:“嗯,不错。不过我更倾向选取具有个性化、大胆前沿意识的营销人才。”

  个性化?大胆前沿意识?我该如何表现这些?其实以我的条件,找一个薪水3000块钱左右的工作并不算太难,但我的好胜心与斗志被激发,我发誓一定要争取到这个职位。

  然而如果按常规出牌,我没有任何优势,怎么办?

  两天后,我接到“德美”公司电话,通知我一周后参加考试。

  我坐在电脑前穷思竭虑,鼠标无意识地在各网站间漫游。突然,一则短小的新闻映入我的眼帘,确切地说,是其中4个字鼓槌一样撞击我的心——写真求职。新闻里称四川一个女大学生采用这种前卫的求职方式赢得了心仪的职位,我心动了。我说服自己,只当是纪念青春美丽吧。

  第二天我赶到汉口,选择了一家风格独特的摄影工作室,并立即开始拍照。但当我解开胸前第一颗纽扣时,我还在犹豫。

  除了分别拍摄两组比基尼泳装、印第安草裙装之外,我还选择了裸体写真。全裸写真拍摄很有技巧,光线、装饰物都恰到好处,其中一张是我坐在金属质地流线造型的椅子后,椅背遮住了敏感部位,照片上只看得到修长的双腿、圆润的胳膊和一张青春美丽的脸庞。

  面试前一天,我重新制作了一份个人简历。翻开封皮,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我的写真照片,后面还附上了发表在国家级期刊上的三篇论文。然后我直接前往“德美”公司。

  我将加厚的求职材料递到陈总办公桌上,他一如招聘会上所见的严肃表情,翻开我的自荐材料,当然,他看见了我最得意的那张写真照片。

  莫名地,我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自以为的坦然和镇定烟消云散,我不停地对自己说,把自己最美的一面表现出来有什么错?向企业展示个人魅力,使企业能进一步了解自己有什么不对?这是家著名的外企,总裁级人物都是海归,都受过西方文化熏陶,骨子里应该会更欣赏与尊重人体美、自我意识……

  陈总的视线在写真照片上停留了一下就翻了过去,倒是将我的论文读了很长时间。最后他合上材料,对我说:“明天来考试吧。”

  我离开,同时记住了他的名字——陈立文,公司副总裁。

  笔试,然后面试,我一路过关斩将十分顺利,最终我与另一位博士成了录用者。主考官就是陈立文,我不清楚那张写真照片到底起了多大作用。

  正式谈话那天,陈立文简单礼貌地恭喜了我,然后示意我可以离开。

  站在门口,我忍不住回头:“陈总,那张写真照片……”

  陈立文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我。我张口结舌,不知怎么表达才好,我的本意是希望他能将写真照片退还给我,但此要求显然不妥。陈立文等了一会儿说:“你的自荐材料做得很精美,写真照片也很漂亮。不过录用你是因为你的专业知识最强,而且笔试时提出的网络营销方案很不错。”

  他停了停又说:“当然,可能也有一点我的私人情感在其中。”我一愣,他笑了笑,

  “你发表论文的大学学报是我母校的杂志,我也在上面发表过论文。”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笑。笑容很温和。

  脱下的衣服穿不回来

  我十分珍惜这份工作,做得很用心,用部门主管的话说,属于既有创意点子又能勤快跑市场的综合型人才。

  这时,爱情也在不经意间闯入我的生活。

  他叫夏旭,公司所在商务楼21层一家网络公司的计算机工程师。

  夏旭是我联系请来具体实施网络营销方案的。他博士毕业,第一次见面时是下班后他来办公室找我。当时我正伏案工作,他就像呆子一样站一旁等着,也不开口。我抬头看见他时,他的脸居然通红,这让我觉得有趣。我俩在工作中配合得非常默契,我甚至夜半梦醒给他电话,告诉他我脑海里突然闪现的火花,他也能将我琐碎的灵感在电脑上以完美形式呈现出来。

  网络营销策划完成的那天,夏旭从MSN上给我传来一束怒放的电子玫瑰,他言语简洁:“我会认真地爱你。”

  夏旭的表白并不让我意外,而且我似乎一直在等待。可是我必须告诉他:“上大学时我有过一次失败的恋爱,爱到曾经同居过,但最后分手了。”

  良久,夏旭的答复才过来:“我能理解,你放心。”我们聊了很久很久。

  我们在电梯口见了面,就在夏旭张开臂膀拥我入怀时,我俩同时听到电梯门打开的声音,回头一看,竟然是陈立文。他一愣,随即笑了笑,有些长者宠爱后辈的意味,同时也带着特有的幽默:“哦,对不起,你们继续,我是来拿份文件的。”

  不知为什么,我满脸通红,夏旭在我耳边说:“你干吗发抖呀,谈恋爱是件正大光明的事,再说你们陈总是个挺开明和气的人。”

  是的,我承认我的心态有些微妙。其实我和陈总之间是再正常不过的老总与员工关系,但不知为什么,面对他时,我就会有些不自在和混乱。

  爱情如阳光、雨露一样滋润着我。

  2005年7月,双方家长见面,定下2006年2月14日结婚。同时,我俩交付了欣兴小区一套三室一厅房子的首付款,并进行了装修。

  11月初,我和夏旭各自将租住房退掉,搬进了新房。一下班我们就腻在一起听歌看碟,我们耳鬓厮磨,十分亲密,但是夏旭总保持着最后的克制,吻我,浅浅地吻,深深地吻,最后对我道“晚安”,我们各居一室。

  我内心十分感激他的尊重,可偶尔也感到失落与煎熬。本质上我是个热情的女子,率性的女子,认为男欢女爱也许就该像火焰蔓延野草焚烧,潮水涌来惊涛拍岸。

  12月24日,平安夜,我与夏旭温存着,他的呼吸有些急促了:“小晨,你真的很性感。”

  是吗?我倒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性感的,除了那套写真照片。

  夏旭认真地说:“是真的,并不是说厚嘴唇、丰满胸膛才是性感。你的性感是种风情,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我诧异地看着他,我从来不知道书呆子居然能说出这么甜蜜动听的情话。

  圣诞节公司举办欢迎酒会,总部派来一位新总裁,他叫迈克,华裔,生在美国长在美国,但说得一口流利中文。他与陈立文同年,却风格迥异,他有着美国人的热情与自由作派,上班不过几天,就因为夸奖秘书小姐“very very 美丽”和主动亲吻一位女客户脸颊而令大家惊诧和不习惯。

  酒会开始了,夏旭陪我和几个同事聊天。迈克举着酒杯走过来了,说了“圣诞快乐”后,他突然单独向我举杯:“Miss米,立文专门向我推荐了你,后来我调看了你的资料,的确不错。对了,你求职信里那张裸体写真拍得很美,很性感。”

  同事们都愣住了,异样的目光探照灯一样射向我。我头晕目眩,一旁的夏旭扶住了我,但我分明感觉到他手臂的游离,他避开了我的目光。

  年前公司有一个与重要客户的聚餐,迈克指定我代表营销部出席。席间他以其热情魄力掀起了一阵阵热烈气氛。酒过三巡,迈克突然又指着我说:“Miss 米,是我到中国以来认识的最有勇气的东方女性,她敢于展示她的性感美。你们知道吗?她的求职信中就有一张全裸写真……”

  我终于忍不住了,离席而去。

  站在酒店外的寒风中,我心底茫然,却迈不开脚步。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把伞撑开在我的头顶。陈立文望着夜空说:“下雪了,伞给你吧,别着凉了。我刚才已经和迈克谈过了,中国与美国国情不同,他也表示理解。所以,没事了。”

  雪花飘飘洒洒地落下来,积在伞上。陈立文拍拍我的手说:“新年快乐。”

  掌心传递着令我流泪的温暖,我望着他离开的身影,耳边传来新年钟声,2006年到来了。

  我深呼吸,振作精神准备回家,一转身就看见夏旭在街对面站着,他一定已经站了很久,头发被雪染白了,湿漉漉一片。我走过去,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一定很喜欢他吧。”什么?我想说他误会了,我想向他描述那种对父辈一样尊敬与亲近的情感,可是,夏旭丢下我走了。

  雪上加霜的是,春节前还真有一个老客户因为听到“裸体写真”的传闻,给我打电话、发短信进行骚扰,最终还是由陈立文出面,含蓄地警告了他,事情才最终得以平复。

  私密仅与相爱的人分享

  2006年2月14日,我和夏旭还是如约举行了婚礼。

  婚前,我找夏旭深谈过一次,我说他可以反悔,可以取消婚约。也许是我的真诚打动了他,也许是一年多来他对我的了解与爱:“我不是怀疑你,我读了这么多年书,怎么会不理解展示人体美并不是件可耻的事这种浅显道理呢?而且,我知道你当时一定很想得到这份工作,择业的时候的确存在男女不平等,通过这种方式来凸显自己也无可厚非。

  只是我心里有个疙瘩,相信我,我们结婚后一定能慢慢化解它。”

  夏旭努力实践着他的承诺,新婚夜到蜜月,到蜜月后上班,他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他似乎比以前更爱我了,以无比激烈的方式。可这让我隐隐不安。

  我越来越难以承受内心的高压和苦痛,人明显憔悴了。

  5月上旬,公司将我草拟的“夏季食品热销策划”批得体无完肤,然后责令我3天之内必须重新拿套方案出来。

  我几近崩溃。

  开会、加班、讨论一直到夜里11点才回到家,夏旭还在等着我。

  我已十分疲倦,只想赶紧睡一觉早起再改策划,可夏旭却袭身过来,以惊人的速度除去了我全副武装,被动中我不得不与他“坦诚相见”。那是种攻占吧,我从中只体会到了他对身体的侵略;那像自然界的龙卷风灾害吧,衣服卷走的同时,爱意似乎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挣扎着想推开他:“我不想……”

  夏旭停住了动作,双手却依旧死死抓着我的肩头,他在盯着看什么?我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原来是我锁骨下方一颗红痣。夏旭哑声说:“在你那写真照上这颗红痣一定很显眼吧,看过的男人一定都印象深刻。”

  我抬起手掌挥向他的脸颊,却在距离一毫米的地方停住了。我们对视,却似乎并没有看着对方,终于,我的泪水无法自抑地滚落。夏旭伸出掌心接住了泪滴,他这时才恢复了我熟悉的温柔和理性:“对不起,我想我是太嫉妒了。”

  第二天熬到下班,我终于下了决心,去向陈立文提出辞职。

  他沉默了很久,然后说:“请夏旭来,有些话我想当面对你们俩说。”

  夏旭来了。陈立文递给他一个大信封,然后对我俩说:“这是那张惹祸的写真照片。也许是我的错,我早该将照片还给你们的。你们愿意听一听我对这件事的看法吗?我在国内外都待过很长时间,我也有个和米晨一样青春漂亮的女儿。我个人认为,用写真照求职是件不太妥当的行为,但它不违法,所以没什么,米晨你要学会原谅自己,年轻时谁没做过冲动的事情呢?就这样过去吧。”

  我不争气地红了眼圈,声音哽咽了。

  这时陈立文递给我另一个信封说:“你要坚信,我当初录取你跟写真照片无关,只与你的才华、潜质有关。事实证明我的眼光没错。这是本年度公司赴美研读名额,迈克和我都认为你去很合适。当然,前提是你走之前要将夏季热销策划完成得让我们满意。”

  我和夏旭走出办公大楼时夜幕已经降临,夜空如水,繁星点点,我们似乎很久没有感觉到这样内心宁静的快乐了。

  我们手牵着手,依偎着回到家里。没有多说什么,但心意相通。

  7月1日,我将赴国外进行3个月的学习。离别前夜,我从箱底翻出尘封已久的那套写真集,一共30张照片,递到夏旭手中。他一张一张翻看着,若有所思。

  我忐忑不安地问他:“你怎么了?还是觉得心里很别扭吗?”

  夏旭抬头看着我,眼神却有些恍惚,似乎正在回忆什么。良久,他缓缓说道:“还记得我说过你性感吗?跟身材没关系,跟裸体也没关系,我感觉你最性感的时刻其实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第一次见面?

  我愣住了。

  夏旭笑了:“是的,你知道吗?我静静站在那儿很久了,阳光洒在你的身上,我只敢偷偷看你的侧面。那个初夏的黄昏,你后颈处那被阳光照耀得几乎透明的茸毛,软软的,发着光。当时我真的很想拥抱你,亲吻你可爱的细茸毛,可是我不敢。”

  我感动着。那样的爱意来自内心,抵达身体,却阳光灿烂,绝没有欲望的阴暗与晦涩。相比较而言,我在初恋时因激情而交付身体就显得那么冲动与幼稚,求职时用写真照片的举动背后更是隐藏着对利益不择手段的卑劣。

  夏旭最后说:“我那段时间做得非常不好,我是嫉妒了,幸好陈立文的话提醒了我,年轻时犯的错是应该被谅解的。只是,你一定要答应我,以后,你所有的私密只与我分享。”


来源:
热门推荐